孔氏宗亲网
在线情况
楼主
  • 头像
  • 级别
    • 积分1950
    • 经验25216
    • 文章1443
    • 注册2006-02-04
    议南海孔繁兴近期篆刻创作
    星 星 点 灯──小议南海孔繁兴近期篆刻创作[PP]                                星 星 点 灯
                           ──小议南海孔繁兴近期篆刻创作
                                      赵 明
        在刚刚结束的“南海、昆山、宜兴”三市书法联展上,我们又一次见到了南海孔繁兴的篆刻作品。细读之下,顿生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之感。
        孔繁兴是年轻的更是活跃的。纵观他近期的篆刻作品,面目越来越多,印面越趋增大。面目多样是孔繁兴是年青善变变善的心灵表述。小不盈寸的印面已容不下他澎湃恣肆的激情,时不时的来一二方十几公分的大印,直让同辈耳目一新,陡增豪气。
        古代实用印章衍变为篆刻艺术的内在动因是文人艺术发展的需要。当下篆刻青年面对三座大山(先秦古玺、秦汉印和流派印)时,抱着游山玩水只求一乐的心态,似也无可厚非。毕竟成名成家、开宗立派谈何容易。那是金字塔顶的少数几个人。二百年才出一个大师。丰厚的传统积淀既是取法之宝库,同时,也可能是心理负担。现时许多标新立异之作,都似乎在古人那里找到他的影子。当然,这也可以说是一种发展和进步。孔繁兴循着自己年轻唯美的性情,在传统和现代之间寻寻觅觅,爬梳问宝。下面还是通过解读其作品来了解他的印迹吧。
        “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当文学的豪情转化为印面的豪迈时,按捺不住的是浓墨酣畅,运刀如笔,嘎嘎似有神助。印面非凡的气势恰当地表现了印文的文学意义,但如果从篆刻专业创作角度上看,似还可以作进一步的推敲和修改。非凡的气势主要来自于横线和竖线的对比呼应,如果线条质量不能保证,肯定会影响整个气势的集中发挥。相比之下,左数第三条长竖线较为软弱飘忽。“大”字右边竖线和全印线形不太协调。此处还不如破边向右上角拓势。下边框线左端还是连接起来的好。一来可以有异于上边框线,二来可以使“阳”(扬)字更为团气。另外,“风”字缺少笔画几乎造成不可辨识,也是要注意的。让美建立在基本可辨识的基础上不是更好吗!
        “弓如霹雳弦惊”为时下颇为流行的印面样式,繁兴拿来似乎毫不费力,并在较为密集的排列中留出多处空档,以虚衬实,虚实相应。如果从印面在效果看,比较明显的是“惊”字形体的格格不入。此处的“惊”字太似其师海上徐正濂的那方著名的“古破天惊逗秋雨”中的“惊”字了,只是没有徐印中那般的精神。我们太缺少印面气息把握驾驭和文字统一协调的揉捏功夫了。
        “无田食砚”面目基本还停留在齐白石印风上,只是刀法更加恣肆,章法更加开阔,线条更加伸展。放达的结果可能会顾此失彼。还是那句老话“最知豪放在精微”。刀法恣肆的同时便缺乏精到,章法开阔了则少了几分蕴藉,线条伸展也容易有形无势。这些,都有待繁兴注意和解决。
        “长乐未央”吉语内容多见于汉瓦当中。瓦文的刚毅劲挺性格在印中有很好的展示。如果剔除印中间的小圆圈,印面可能会干净漂亮许多。当流行已成为简单的时尚符号时(譬如印面打穿留孔),我想我们还是有意识的尽可能远离的好。从新奇到俗气也可能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
        繁兴还年青,要走的路还很长,我们一方面羡慕他能有如此好机会好心情四处采花酿蜜,另一方面也希望他能尽快找到艺术创作归宿,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君子泰而不骄,小人骄而不泰
    Powered by LeadBBS 9.2 licence.
    Page created in 0.0312 seconds with 7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