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彩虹映蓝天

楼主
又见彩虹映蓝天
[P][FACE=Times New Roman][FACE=微软雅黑][SIZE=16pt]又见彩虹映蓝天[/SIZE][/FACE][FACE=微软雅黑][/FACE][/FACE][/P][P][FACE=微软雅黑][SIZE=9pt][FACE=Times New Roman]——访著名作家、编剧孔德选[/SIZE][/FACE][/FACE][/P][P][FACE=微软雅黑][SIZE=9pt][FACE=Times New Roman] [/FACE][/SIZE][/FACE][/P][P][FACE=微软雅黑][SIZE=6]任记峰 赵春媛[/SIZE][/FACE][/P][P][FACE=微软雅黑][SIZE=9pt][FACE=Times New Roman] [/FACE][/SIZE][/FACE][/P][P][FACE=微软雅黑][SIZE=9pt][FACE=Times New Roman]采访著名作家、编剧孔德选是我多年的夙愿,但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机会。当我终于可以郑重其事地坐在他的面前,听他回首自己的创作经历时,不是他处于事业巅峰、风光无限的那一刻,而是他把人生的凶险看作闲庭信步,把死神的招手当成阵风吹过的时候了。   [/SIZE][/FACE][/FACE][/P][P][FACE=Times New Roman][FACE=微软雅黑][SIZE=9pt]我认识孔德选的时候,他就是很有名的作家了,这位孔子第七十七代后裔已经在国内报刊、杂志上共创作发表中长短篇小说、散文、报告文学、随笔、理论文章等作品数百万字,有多篇作品获奖,并先后出版了多部专著。他的第一部小说集《魔瓶》多半取材于煤矿工人,这并不奇怪,因为作者本人就曾经当过矿工。孔德选在武汉大学的同学、现任教于美国某大学的张昭卿在此书的序言中写道:“我以为孔德选写得好的小说是那些反映矿工生活的作品。小说中的人物在作者热情善良的心灵折光下,在那么多可爱之处。他一面把他们的艰辛、苦难、创伤撕破了给人看,一面又挖掘出他们金子般的心灵,裸露在人们面前。让读者认识他们、理解他们、尊重他们。”孔德选写矿工生活的小说,大多取材于劳保、寡妇、残疾,这令一些读者十分诧异:“为什么老选这些素材?是为了曲折地寄托某种秘密的情感?是为了某种心理平衡的需要?抑或是纯粹为了在选材上另辟蹊径?”还是用作者自己的话来回答吧!“矿工生活低下,劳保、寡妇、残疾的地位更低,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他们是煤矿的历史和缩影,我要为他们呐喊。”作者青少年时期,因各种政治运动不断波及到他的父亲,自幼就要被迫咀嚼这份痛苦。甚至本[/SIZE][/FACE][FACE=宋体][SIZE=9pt]该最自由、最美好的对异性的那份感情,都无法不受约束。从这样[/SIZE][/FACE][FACE=微软雅黑][SIZE=9pt]曲折坎坷的经历中,张昭卿敏锐地感觉到:“他受过冷遇,一种阴影或明或淡始终笼罩着他的心。一直到成年,这种阴影还林梦萦魂牵地追随着他。受过创伤的心也容易引起同情,于是他常常用一种理温和,更体贴的眼光注视那些生理、心理伤痕累累的人物。这些人可以长驱直入,不受阻碍地进入他的深层心理。他与他们心在交流,感情同振共鸣。”这是极为中肯的评价。虽然作品的艺术水准还有待提高,但作者所具有的丰富、细腻的感情和敏锐的目光证明,其非智能结构让他成为作家不足为怪。此后,孔德选的文学创作进入了一个丰收期,相继出版了散文集《裸露的冬季》、中短篇小说集《孔德选侦探小说选》等,并在全国多家报刊连载十几部中长篇小说。[/SIZE][/FACE][/FACE][/P][P][FACE=Times New Roman][FACE=微软雅黑][SIZE=9pt]1993[/SIZE][/FACE][FACE=微软雅黑][SIZE=9pt]年,一次极偶然的机会,孔德选[/SIZE][/FACE][FACE=宋体][SIZE=9pt]介入一部电视连续剧的创作,成为该剧的责任编辑。这次经历让孔德选完成了从作家到编剧的身份转换,在影视创作领域中大显身手。[/SIZE][/FACE][/FACE][/P][P][FACE=Times New Roman][FACE=微软雅黑][SIZE=9pt]1998[/SIZE][/FACE][FACE=微软雅黑][SIZE=9pt]年,孔德选担任编剧的电视连续剧《叶赫那拉公主》在凤凰卫视首播,被香港媒体[/SIZE][/FACE][FACE=宋体][SIZE=9pt]称为“亚洲首播”。之后,[/SIZE][/FACE][FACE=微软雅黑][SIZE=9pt]中央电视台8[/SIZE][/FACE]频道也正式播出。因观众不断要求重播,8频道在连续几个月的时间里,连续四次播出该剧,这是极为少见的。《叶》剧通过叶赫部三代公主的爱情经历和坎坷命运,表现满族前身女真族由荒蛮走向文明,由分散走向统一的过程中,女人做出的贡献和牺牲,揭示人性、人情和人的价值。同时还要介绍大量的女真族民俗、风情和历史掌故,以增加作品的色彩和文化韵味,力求使作品不仅思想内涵在一定历史条件下深厚,而且情节生动感人。剧本经中央电视台影视部认真审读,认为此剧题材好,有搞头,立即与长影影视艺术开发中心签署了合拍意向书。意向书中这样写道: “此剧艺术构思有新意,创作视角突破了‘清宫戏’的格局,以细腻的笔触,讲述了一段叶赫那拉部族由盛转衰的故事,在一幅幅充满乡土气息的民情风俗画卷里,塑造了三位女性的共性和个性,以及她们在满汉文化交融中,在官府与部落、部落与部落之间错综复杂的矛盾冲突中所展现出来的悲与壮、血与泪的经历。”正是由于中央电视台独具慧眼,才使得这部作品得以面世。[FACE=宋体][SIZE=9pt]该剧播出后好评如潮,著名影视评论家朱晶在《人民日报》发表《女真女性的历史[/SIZE][/FACE][FACE=宋体-方正超大字符集][SIZE=9pt]悲歌――电视连续剧〈叶赫那拉公主〉观后》[/SIZE][/FACE][FACE=宋体][SIZE=9pt]一文,文中谈到:“《叶》剧成功之处在于,并未把人物简单地局限在宫廷纠葛或势力斗争里,而是在爱情与个性的毁灭中展现其历史作为。明王朝的摇摇欲坠和努尔哈赤的兴盛,不但作为历史背景而且构成干预公主们命运的重要因素。叶氏公主们的生命悲歌当然不会应合明朝覆灭的节拍,但努尔哈赤统一女真,使自己处于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地位,因而,她们既挽救不了叶赫部落,也摆脱不了个人的厄运。”评论家阿雨在《电影文学》上撰文《灵魂的呼号 命运的悲歌》指出:“东歌(《叶》剧主人公)所处的时代正是努尔哈赤利用矛盾,励精图治,统一女真,最后消灭大明皇朝,取而代之的前夜;也是西方资本主义在古老的中国开始萌芽,并受封建主义窒息的时代。在这种客观背景下写这样一个女性的命运,塑造同命运的女性形象,其意义就不仅仅讲述了一个传奇故事也不仅仅是某个的性格史,而可以从中窥见某一部族,乃至整个中华民族的生态和心态,具有历史哲学意义。”[/SIZE][/FACE][FACE=微软雅黑][SIZE=9pt] 孔德选付出的心血终于得到了回报,在得到广大观众认可的同时,《叶》剧在第七届全国少数民族电视艺术骏马奖评选中获长篇电视剧一等奖,孔德选获得了优秀编剧奖。[/SIZE][/FACE][FACE=宋体][SIZE=9pt][/SIZE][/FACE][/FACE][/P][P][FACE=微软雅黑][SIZE=9pt][FACE=Times New Roman]在以后的影视创作中,孔德选再接再厉,又创作出电视连续剧《满洲间谍》、《多雪的冬天》,《关东女人》、《大唐渤海传奇》、电影《一把手不在家》、电视专题片《太阳的女儿》等作品,先后获得东北三省电视剧金虎奖二等奖、吉林省首届妇女题材电视专题片一等奖、首届吉林省文学创作奖、吉林省编辑二等奖等许多奖项。同时,他的文学创作也没有停笔,不断有新作品问世,并荣获 “中华世纪颂”征文一等奖、《人民文学》征文优秀奖、吉林省庆祝建国50[/SIZE][/FACE]周年征文佳作奖等奖项。[/FACE][/P][P][FACE=微软雅黑][SIZE=9pt][FACE=Times New Roman]尽管取得了不菲的成就,但孔德选日益深切地感受到,影视编剧,这个曾经戴着耀眼光环的职业,它的影响力正像水土流失的大地,由丰腴变得贫脊,渐渐地失去影响。作为最具创作个性的影视编剧们还面临着自主权的丧失,自我价值和社会价值弱化,沦为精神创作打工一族的尴尬处境,被压在图像时代的金字塔下,再无出头之日。编剧地位下降最为严重的现实是对编剧权益的侵害愈演愈烈。著名电影编剧王兴东在其维权声明中曾列举了编剧权益受到多方侵害的行为:写成剧本而得不到报酬;没经许可剧本被倒卖给他人;不与编剧打招呼乱改剧本;不经同意随意加人挤占编剧署名;各种电影海报及其他宣传有意无意忽视和抹煞编剧的署名权等等。就是说,越来越拿编剧不当回事儿了。这决不危言耸听,上述情况孔德选自己就曾经多次遭遇到。真可怜见,“旧时王榭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沧桑感,可以用来形容今日的影视编剧了!虽然的有编剧不免惶惶然,茫茫然,戚戚然……但在孔德选看来,大可不必如此。在信息化、快节奏的时代,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足为怪,用一句广告语就是“一切皆有可能”。编剧也应该平和心态,跟上时代的潮流,所谓与时俱进。地位的下降和影响力的弱化是不争的事实,不必一味地怨天尤人,还是静下心来看看编剧所处的环境吧!嗬,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眼下的影视编剧正处于重重浪潮的包围和冲击之中,它足以使人警醒,调整自己的位置了!虽然还谈不上如同印度洋海啸是灭顶之灾,但其产生的原因却有相同之处——当然不是大陆板块的磨擦,而是由印刷文化向图像文化转型时期的震荡造成的。编剧面对图像时代、市场化、产业化、高科技的浪潮的冲击,必然要做出适应这种冲击带来的改变。陷入重围的编剧除了越陷越深,不要考虑突围的可能,那样只能是自取灭亡。金字塔的辉煌也罢,压在下面的奠基石也好,既然影视制作的链条上还少不了编剧这道工序,借用邓小平的一句话,就是先把自己的事情办好。面对形势的变化,不要妄自菲薄,甚至自甘堕落,而是更要千方百计增强自身的免疫力,百毒不侵,把自己的工作做大,做强。既然历史的宿命已经确定了编剧的位置,唯一的选择就是在这个位置上大放光芒。这种头脑清醒、主动承担的态度说明,孔德选不是“为稻粱谋”的一己私利出发从事影视创作活动,相反,是以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加入这个行业,从中可以看出他高超的思想境界。联想到中央领导有关文艺界要“反三俗”的指示精神,更令人肃然起敬。这样的创作者,在影视圈乃至整个文艺界,不是越多越好吗?[/SIZE][/FACE][/FACE][/P][P][FACE=微软雅黑][SIZE=9pt][FACE=Times New Roman]一个正值年富力强,创作处于旺盛时期的作家,本应该更加活跃,拿出更好的作品奉献给人民,像雨后的彩虹,给碧蓝的天空装点得五彩缤纷。然而,孔德选却突然沉寂下来,如同正在汹涌喷发、红光闪烁的火山,一下子进入了休眠状态,这使得关注他的人百思不得其解。[/SIZE][/FACE][/FACE][/P][P][FACE=Times New Roman][FACE=微软雅黑][SIZE=9pt]2005[/SIZE][/FACE][FACE=微软雅黑][SIZE=9pt]年初,我突然从朋友那里得知:孔德选患上了恶性肿瘤。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在孔德选的亲友中炸响!对这件事我是半信半疑的,因为他身体一直很好,经常锻炼身体不说,也没有任何不良嗜好,怎么会得上这种病呢?就是在2004[/SIZE][/FACE]年底的时候,他还在为辽宁省本溪市创作一部反映东北老工业基地改造的长篇电视连续剧呀!后来我才知道,他得病的重要原因之一正是由于创作过于劳累。为了赶剧本,每天要在电脑前坐上十几个小时,长此以往,就是铁打的汉子也会累倒的。当我从外地赶到他家里探望他的时候,心里一直忐忑不安,不知道刚刚做完手术的他会不会卧床不起,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没想到见到他的时候,除了他的脸色发暗,有些消瘦之外,其他一切都与正常人无异,这令我大为惊讶!他妻子[FACE=宋体-方正超大字符集][SIZE=9pt]告诉我,手术非常成功,目前正接受化疗。而且,孔德选也没有休息,一直坚持上班。家里是六楼,单位也是六楼。据说,他上班后说刚做完化疗,竟然没有人相信。这并不奇怪,他认为,生老病死是生活的一部分,既然得了病,就要承认现实,坦诚面对,该怎么治疗就怎么治疗。去北京治疗临上火车时,车站的朋友看到那多么送行的人,竟然问道:“你们当中谁是患者?昨天那个是抬上火车的。”到了北京的医院,例行检查时,医生也提出类似的问题。可见,病情并没有给他造成太大的思想压力。就这样,孔德选一方面积极配合医生治疗,一方面仍然笔耕不辍。他生病后,我们最先看到他的作品是一组随笔《病榻神游》,记录的是他在治病期间的所思所想。内容不仅涉及病情、病因、家人、医生、患者……诸多方面,而且包括作者对宇宙、人生、环境等因素的思考,表达了作者与病魔做坚强斗争的信念和对光明前途的极大信心。他在《我还能做什么贡献》一文中这样写道:“[/SIZE][/FACE][FACE=微软雅黑][SIZE=9pt]我不知道怎么感谢家人,但我知道他们的期望。妻子的心理负担是随着我的状况起伏的。设身处地想一想,我即使走出了医院,就不是家庭的负担了吗?因为手术我缺少了一部分器官,但我并不是废人,还能做许多力所能及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对于我来说,废与不废的标准不在于我还能做什么,而是怎样减轻甚至是解除家人的心理负担。一般认为,我这种病术后的生存期是五年。如果真是这样,我所能做的,就是坚定信心,延长生命,五年的生存期一定要突破。事实上,突破这个期限的病人已经不是少数。有如此成功的手术,有家人的关心,我为什么不能为医疗事业做一点儿贡献,把五年生存期提高一下呢?如果把眼界放宽一些,还要考虑到中国男人的平均寿命。现在中国男人的平均寿命是七十岁左右,最起码的,即使我不能提高中国男人的平均寿命,也不能因为我的缘故将中国男人的平均寿命降下来吧?这不仅仅是我的愿望,也是对家属的最大安慰呀!因为,我的寿命已经不是我自己的,还包括妻子的、家人的。”[/SIZE][/FACE][/FACE][/P][P][FACE=宋体-方正超大字符集][SIZE=9pt][FACE=Times New Roman]作者乐观、豁达的心境和博大的胸怀,难道不是对病魔宣战的檄文吗?读到这样的文字时,耳边响起鼙鼓声声,眼前似见刀光剑影。面对这样的斗士,有什么样的病魔不败倒在他的脚下?[/SIZE][/FACE][/FACE][/P][P][FACE=微软雅黑][SIZE=9pt]果然,术后不久,孔德选又出现在他熟悉的战场上,开始了新一轮的拼搏。在三年左右的时间里,他先后完成了两部长篇电视连续剧的创作,一部是《皇家鹿苑》,一部是《老参童传奇》。这两部作品一部取材于鹿茸,一部取材于人参,都属于关东三宝,堪称姊妹篇。《皇家鹿苑》通过一架早年贡入清宫中的宝物――神鹿灵茸回归皇家鹿苑的故事,在广阔的历史背景下,展现了民国初年长白山地区的人文景观和民俗风情。与常见的争夺财宝的题材相比,本剧既在追求时代特征和细节表现上务求真实,也把娱乐性、可看性放在首要位置。生动鲜活、个性鲜明的人物;曲折迭宕、峰回路转的故事;充满神秘和悬念的情节;令人神往的长白山旖旎风光和风物特产;美丽的梅花鹿和神奇的鹿茸......[/SIZE][/FACE]一幕幕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生动画面,构成本剧最大的特色,也会给观众以极大的艺术享受。最为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在展现主人公坚忍不拔、百折不回的性格和超尘拔俗的人格魅力的同时,还回答了这样的问题:主人公始终不为所动的究竟是什么?那就是鹿王的操守:创造而不是占有。仁中取利、义内求财是他经商的准则,而将仁义扩展到梅花鹿,乃至一切动物身上,则显现了他做为养鹿人的宽广浩大的人文胸怀。本剧还在亲和大自然的前提下,审视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动物的关系,把神鹿灵茸当成人与自然沟通的象征和桥梁,从而以当代人的视角,重新面对人类生存的家园,建构人类社会、经济与生态相和谐、物质与精神相平衡、个人的内心世界与外部世界相平衡的健全文化。可以说,本剧是开此类题材之先河。长白山不仅有巍巍的神山异峰,莽莽的原始森林,稀有的珍禽猛兽,名贵的仙草奇葩,更是一座孕育了丰富的人类文化宝藏的名山,关于人参的美丽传说和故事源远流长,丰富多彩。人参虽然不过是多年生的草本植物,但它奇特的药用价值,生长的特殊环境,采集的行帮规矩,都给它罩上了层层迷雾,其中所体现出的神秘、神奇、神圣及蕴含的内容远远超过了它的使用价值。正是这样的文化背景,为电视剧的创作提供了坚实的基础丰富的素材资源。《老参童传奇》通过主人公在采集人参——栽植人参——加工人参的过程中,表现出的天人合一、天人和谐的生存观以及不屈不挠的抗争精神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超拔境界,讴歌其在民族融合、民族团结、提高少数民族生产力以及人类文明进程中所作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他的这种贡献,又是在亲情、友情、爱情等多重感情纠葛和交织中完成的,更使其大起大伏的命运涂上一层理不清、剪不断的缠绵,在更为广阔的背景下,在原始荒蛮的环境中,开掘、展示人性的美和深度。[/P][P][FACE=微软雅黑][SIZE=9pt][FACE=Times New Roman]  这两部作品一经完成,就引起了有关单位和部门的高度重视。皇家鹿苑所在地吉林省辽源市和东丰县,立即组织协调,与北京北斗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通力合作,积极投入到《皇》剧的筹拍工作之中。目前,一方面以出精品的高度,进一步精雕细刻剧本;一方面正在搭建外景地。同样,《老》剧也得到了人参之乡吉林省白山市和抚松县的首肯,他们努力地寻求合作方,以求尽快地把该剧搬上荧屏。与此同时,这两部长篇小说也完成了初稿,作者正在加工润色。另外,作者忙里偷闲,还写了近二十篇博文,纵论历史,笑侃人生,其博客的点击率已达七万余人。[/SIZE][/FACE][/FACE][/P][P][FACE=微软雅黑][SIZE=9pt]现在,这位曾拖着病体创作出二百余万字作品的作家已经安全地度过了五年恢复期,与正常人无异地生活着。我很纳闷,几乎触摸到死神的孔德选是靠什么边恢复边创作的呢?他笑着告诉我:“没有什么诀窍,就是六个字:管住嘴,迈开腿。”“管住嘴,迈开腿”的确不是健康秘笈,是经常听到的健身方法,但用在孔德选身上为什么就大见功效呢?说白了,就看你能不能坚持。有的人听到这种说法时表示,“迈开腿”还好办一些,可是,“管住嘴”就难办了。如果是这样,就好比一个人缺了一条腿,不可能在健康之路上正常行走。孔德选认为,自己患病的主要原因就是病从口入,所以“管住嘴”就是把住健康的第一道关口。他在《我的21[/SIZE][/FACE]床》一文中谈道:“食品安全早已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化肥、农药的大量使用让人体毒素增加,免疫力下降。对病魔的防御功能也受到削弱。任何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不能不吃不喝,在有美食传统的中国,加工食品的煎炒烹炸烧十八般武艺更是毒上加毒。在与国际接轨之后,我越来越感到,对于我们来说,与其说是吃食物,不如说是吃环境。土地还是原来的土地,太阳还是那个太阳,但长出的庄稼还是原来的庄稼吗?”所以,从患病以后,他的饮食习惯大为改变,以素食和清淡为主。这使他患心脑血管疾病的机率大大降低,也防止了恶性肿瘤的再度侵入。“迈开腿”自然是为了加强体质锻炼,孔德选的锻炼方法是打太极拳,坚持每天都打,冬炼三九,夏炼三伏。身体强健了不说,免疫力还大大增强。[/P][P][FACE=微软雅黑][SIZE=9pt]这就是孔德选健身的独门绝技吗?后来,他告诉我,无论创作还是健身,他都是把天人合一做为最高境界来追求的。原来如此![/SIZE][/FACE][/P][P][FACE=微软雅黑][SIZE=9pt]有首歌唱得好:“阳光总在风雨后。”彩虹何尝不是这样呢?只经过暴风雨的洗礼,彩虹才能更加绚烂多姿,光耀寰宇![/SIZE][/FACE][/P]

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0156 seconds width 4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