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中华文化圣地,停建曲阜耶教教堂

0楼
[P]原来的教堂也是“五四”运动后教会乘时局混乱所建,而且也没有想过打压孔庙大成殿。即便建筑物存在也应该异地改建。[/P][P]政府在项目奠基后又说设计还没有确定,说明政府已经感受到舆论的压力,已经在做积极的回应。相信政府不可能在会把教堂建成曲阜的地标建筑了。[/P]
1楼
[P][QUOTE][B]下面引用由[U]孔大垂[/U]发表的内容:[/B]

如果在曲阜的孔家子孙也强烈反对的话,政府可能会叫停此建造方案![/QUOTE] [/P][P]曲阜宗亲没有联署不表示他们没有在努力抗争。请大家理解。
[/P]
2楼
[转帖]成中英:未爱人,焉爱上帝?
[P]一封公开信:未爱人,焉爱上帝? [/P][P]作者:成中英   
来源:儒家中国   
时间:2010-12-24


 作者简介:成中英,男,西历一九三五年生,美国夏威夷大学哲学系教授。曾任台湾大学哲学系客座教授、系主任暨研究所所长,“中华文化复兴委员会”常务理事,国际本体阐释学学会主席,国际中国哲学学会名誉主席。主要研究中西哲学比较、儒家哲学及本体诠释学,著有《儒家哲学论》、《中国文化的新定位》、《中西哲学精神》、《中国哲学与中国文化》、《合外内之道:儒家哲学论》等。[/P][P]
 [/P][P]
    我个人从十学者发起的《意见书》里得知有团体将在曲阜离孔庙3 公里处建立一所高40余公尺容众超过3000人的耶教三一大教堂,颇感惊诧。 一般这等大事都必须由当地居民及其他相关文化人士听证,使广大民众与社会团体得以了解此一计划有关社会、文化与宗教的合法性、合理性以及合情性,并据此来公证其可接受性为何。 如果没有此等听证,势必种下文化冲突与地区不和的种子,贻害长远,反而丧失了任何发起建造此等宗教建筑的可能善意。我记得当初台湾星云法师兴建洛杉矶西来寺时,选址在哈希安达高地,是远离洛杉矶其他文化及宗教中心的一个地方;但即使如此,星云法师亲口告诉我,他也花了两年听证的时间,说明原委,才确定下来。而且美国地方政府也不允许他竖立原计划中的山头大佛,以免引起他人不必要的过分注目,并危及交通。显然,耶教大教堂在曲阜建造,不经过这样一个公开听证的过程是不适当的。 [/P][P]    今年十月我被邀参加了曲阜的《尼山论坛》,主题即在儒家与基督教的对话。使我有机会与《普林斯顿神学院》院长托伦斯博士进行继续25年前第一代开始到此第二代的儒耶对话。许嘉璐教授在《尼山论坛》上说,中国人绝不是把自己的文化强行输出给别人,也不是唯我独尊。我们也可以延伸说,中国人也不希望他人把他者文化强行输入,显示他者为我独尊的气概,意图或实际造成中国人内心的压迫感或挫折感,这是极不公允与不义的事。孔子在《论语》中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耶稣在《马太福音》中也说“人所欲,施于人”,但人所不欲,显然我们就不能施于人。在儒家圣地曲阜建立耶教大教堂,如果我们知道并非大多数人的意愿,也不是大多数中国儒者与文化人士的意愿,我想耶稣也是不会同意的。 当然这并不表示儒家学者与曲阜地区或济宁地区的人们不能容纳基督教,正如《意见书》所指出,儒家是兼容并包的,重视和而不同的,但这并等于先把不同强加于人而后拿和谐作为理由,要别人非接受不可。 儒家文明可以海纳百川,但儒家文明仍然要问一个行动的合理不合理?正义不正义?仁爱不仁爱? 尊重不尊重? 惠众不惠众? 这也就说明了听证的重要,论证的重要。 [/P][P]    儒学正在中国复兴,人们有理由与权利要求中国历史上以及传统中的文化与教化圣地及其具有信仰意义的文明符号受到尊重与保护。在美国夏威夷州发展任何建筑,即使今天夏威夷本地人是少数,也都必须考虑不影响夏威夷文化信仰中的祭坛与神圣地的所在,与之保持相当的距离,以示对已有的历史与地方神圣性的尊重。 中国儒学从古以来既是学也是教,对宇宙天地的生命创造有深刻的体验,对此创造力的神圣性也有充分的认识,因此才兴建孔庙,建立学堂,以广流行。济宁本有中华文化城之议,只是因故未落实而已。对此中国文化传统中具有神圣感的地区,是否应该建立一所具有强烈排他性的宗教的教堂,的确需要深刻的审议与探讨。地方与中央政府的确可以思考学者们的意见与较大多数国人的感受与心理,定下合理的规章,一则保护历史文化地区的原存文化的活力与其完整性,另一则提示如何开发多元文化发展的新区,维护多元文化与宗教有序与和平的输入。 人们也应该认识到发展观光经济的利益不能逾越文化主体性维护的利益的重要性。 [/P][P]    令人不解的是此一计划中的教堂为何要用与地方建筑不协调的40尺以上高度的哥德式建筑,以及要盖容纳三千人以上的教堂。如说没有挑战孔子三千弟子的想法,是难以置信的。 此一难免人们感到挑衅孔子的计划更令人想到基督教的旧约第七章中的《士师记》 里的犹太人攻打他族的行径,完全未能理会与彰显耶稣谦逊宽容、主张正义的精神。耶稣精神对我来说是,就耶稣既为神子又为人子的立场,自他以后,人已得解救,真正爱人就是爱神,未爱人,焉得爱上帝? 此一精神应可说与孔子一致,基督教当代的传教者如能善体孔子仁爱之意, 又何必用一种罗马人的好战或好胜姿态来推广自已,利己而不惠人呢? 这也是值得基督教教徒与广大的中国文化人士深思的一个课题。 [/P][P]                                                             成中英  [/P][P]
                                  赴美东开会前临时写于 美国 檀香山 夏威夷大学 主校区 [/P][P]
                                                    2010年12月 24日  
     
附笔: [/P][P]     据意见书报导,上述计划中的耶教教堂要设立儒家交流中心,这当然是有意义的。但现有的《尼山书院》及其他儒学组织也可以设立耶教交流中心以及其他宗教交流中心,使耶教以及其他宗教有关人士也能较为深入的理解儒家、儒学以及儒教,对耶教与其他宗教的神学的新发展也是有好处的。[/P][P] [/P]
3楼
[P]一、此是新闻稿,只字未提《意见书》之事,因此,并非“回应”。
二、1919年所建,名为“福音堂”,今名“圣三一大教堂”,名大而且名高,在圣城也敢称“圣”了。
三、“福音”二字与“圣三一”三字,体现出来的是用心不同:前者或许还有“造福百姓”之意,后者则有与“至圣”争高之嫌。
四、“福音堂”占地面积为4.2亩,未言高度,所谓“圣三一”则占地5亩,高达41.7米,是扩建。其高度超过大成殿高度近一倍,甚至可以说几乎成了曲阜的标志性建筑了,是设计者对“至圣”的失礼,似乎是在向“至圣”示威,好比是“季氏八佾舞于庭”。
五、新闻稿中说“下步曲阜市将采取稳妥措施推进基督教堂建设”,其中的“推进”态度令人担忧——宗教局未把儒教当做“教化”之“教”使人信仰,却“推进”耶教之教而使其信仰扩大、增加,非所应当。
六、新闻稿中既然说“确保基督教堂的建设符合城市建设总体规划和历史文化名城建设的要求”,那么,在儒教(或中国传统文化)的“圣城”附近建造出一座超高的“哥特式建筑教堂”,是否符合“历史文化名城建设的要求”? (转自华夏复兴论坛,云尘子作)[/P]
4楼
2009 年,“三孔”实现旅游产出 32.4 亿元,占全市地方生产总值的 15% 以上,曲阜吃我们祖宗的,用我们祖宗的,最后抛弃我们祖宗!这是什么行径?
5楼
[P]一楼的文章,能否转到其他网站?[/P][P] [/P][P]---------------------------------------------[/P][P]宗亲网是十家首发网站之一    卫东[/P]

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0156 seconds width 5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