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祭归来有感

6楼
“他经常坐一两个小时的公交车去拜访尚未入谱的孔氏族人。也时常因为10 元的谱费被赶出来。但是当他聊起这些修谱的点点滴滴,他并不以为杵。 反而替那些没入谱的宗亲们担忧。”是啊!很感激他们,正是有许许多多象亮爷一样在家谱续修第一线的宗亲,才有今天的成就。
7楼
多是一家人呀!
8楼
令仪姑您好!晚辈德智在这里给您老拜个晚年!
    我的老家是河北正定的,受族人维刚委托,帮忙寻找一位亲人,这位亲人的名字不祥。他是1949年去的台湾,后来去的美国,文革时期曾来过一封信,信中委托家人替他上坟祭祖。维刚之父德月9岁失去父母,便由他领养。德月文革时正值壮年,因“祭祖”之事惨遭揪斗,1982年抑郁而终,临终嘱托儿女寻找这位亲人。现今儿孙已长大成人,且国事昌盛,却不见亲人来归,不知亲人在外是否安康?并希望亲人有机会携带满堂儿孙归来叙旧,正定所有族人也殷切希望亲人来归!
9楼
世界这么大,找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让别人怎么找?
10楼
呵呵又来一位姑姑!
是呀,名字谁都记不起来啦,要是记得的话就好找许多。我想有了咱家的这个网,无论人在何处,只要记得这事的人,看到了就会找得到的。古人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今天在这里应改成“海外存宗亲,天涯若比邻”岂不贴切?您说对不小姑?
11楼
德智你好,我仔细看了你的描述,是不是这样的:这位亲人是德月宗亲的养父,因此未必姓孔,1949年失散了。后来有连系一次,从此音讯全无。算算德月宗亲如果还在世,也应该有7、80岁了吧(文革时壮年)。那么他的养父至少90高龄以上。这事岂止难在大海捞针,更难在年代久远,恐怕人事已非了。
你跟维刚说,找此人难,但你找到了另一个在美国的亲人,令仪。
人生难免有遗憾,随缘吧!

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0352 seconds width 4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