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庆孔庙广东孔氏源流展览文稿(初稿)

6楼
五部份、历代艺文                                           
一、      历代孔氏书法、诗、文著作选编;                         
二、关于孔氏书法、诗、文著作选编;
l      唐
孔颖达.孔子三十二代孙
一、      明堂议、二、易正义序、三、尚书正义序、四、毛诗正义序、五、春秋正义序、六、礼诗正义序、七、对论语问。
孔绍安孔子三十三代孙
「侍宴咏石榴」
 可惜庭中树,移根逐汉臣。只为来时晚,花开不及春。
「咏夭桃」
 结叶还临影,飞香欲遍空。不意馀花落,翻沉露井中。
「赠蔡君」
 畴昔同幽谷,伊尔迁乔木。赫奕盛青紫,讨论穷简牍。
「结客少年场行」
 结客佩吴钩,横行度陇头。雁在弓前落,云从阵后浮。吴师惊燧象,燕将警奔牛。
转蓬飞不息,冰河结未流。若使三边定,当封万户侯。
「伤顾学士」
 迢递双崤道,超忽三川湄。此中俱失路,思君不可思。游人行变橘,逝者遽焚芝。
忆昔江湖上,同咏子衿诗。何言陵谷徙,翻惊邻笛悲。陈根非席卉,繐帐异书帷。
与善成空说,歼良信在兹。今日严夫子,哀命不哀时。
「别徐永元秀才」
 金汤既失险,玉石乃同焚。坠叶还相覆,落羽更为群。岂谓三秋节,重伤千里分。
远离弦易转,幽咽水难闻。欲识相思处,山川间白云。
「落叶(一作孔德绍诗)」
 早秋惊落叶,飘零似客心。翻飞未肯下,犹言惜故林。

孔戣. 孔子三十八代孙
一、      谢至仕表、二、谢赐手诏兼神刀药金状、三、谢借马状、四、贺册尊号状、五、为崔大夫贺册太子状、六、又谢赐药金状、七、奏加岭南州县官课料钱状。
孔温裕孔子三十九代孙
请修孔庙状
孔温业 孔子三十九代孙
【鸟散馀花落】
美景春堪赏,芳园白日斜。共看飞好鸟,复见落馀花。 来往惊翻电,经过想散霞。
雨馀飘处处,风送满家家。求友声初去,离枝色可嗟。从兹时节换,谁为惜年华。
孔纬.孔子四十代孙
请助修孔子庙奏
孔昌弼.孔子四十一代孙
请禁乾没公解件物奏
孔毓端孔子六十七代孙
嘉庆十四年诜敦报本堂饮寿屏序
孔继勋孔子六十九代孙
道光癸巳科殿试卷(原件复制)
粤岳草堂诗话序
岳雪楼诗选
粤岳草堂诗话序
  尝读《明史·艺文志》,诗话自为一类。一代成书者不数觏,良以扬 乞风雅,鼓吹休明,未易才也。至吾粤之有诗话,自吾师《香石诗话》始。其书持论甚正,既深为翁覃溪先生所许,而发明七古诗法,尤有功学者。昔赵秋谷求诗法于阮亭尚书,阮亭秘之,乃发愤求诸古名作,著为《声调谱》。然专论声调,古诗法仍未备,读《香石诗话》,庶可得正路乎?先生近复撰《粤岳草堂诗话》,多所表彰,更宣精蕴。此虽先生之余事,亦足为熙朝鼓吹,艺林扬 乞之一端也。粤岳者,罗浮之别号,先生结庐处。罗浮号粤岳,亦自先生始也。受业门人南海孔继勋顿首谨识。
                                                
                   梦 罗 浮
蓬岛南飞日,迷离四百峰。罗阳一湾水,华首几声钟。
风雨空遥想,神仙不易逢。何时恣来往,天外数芙蓉。
                        癸巳登笫感赋
至身须早奈迟何,出匣终难诩太阿。天上蕊珠叨纪载,尘中轮铁几消磨。
回头万里劳堪慰,放眼千秋事转多。海岳高深凭积累,敢因快意任蹉跎。
                        花 田 览 古    
素馨斜畔接平田,一片芳菲挹露鲜。霸主留香余尺土,美人埋玉自何年。
殿中银柱三千仆,河畔琼葩廿四传。白雪岂堪歌乐府,红云曾与侍宫筵。
坞延残照陪雕辇,桥逐春波坠粉钿。绝代风流人已渺,满江花月汝成仙。
长阡寂寂空衰草,荒冢萧萧怨暮蝉。无限冰魂招不得,数枝尤带汉宫烟。

                  自石湾放擢还乡夜泊滘口有感而作
草碧沙平夕照沈,婆娑沿岸半榕阴。迢迢江景都成画,淼淼烟波足洗心。
尘事暇从舟次得,霜华新向鬓边侵。何时花月前游续,一扫荒芜故径寻。〔谓南园〕

                        圆明园寓斋作〔时为顺天乡试同考官〕
万绿阴浓雨后天,一番凉色洗尘缘。无多池馆游差雅,为近蓬瀛住即仙。
春燕衔泥寻旧垒,秋鸿书字入新编。〔诗题〕蛙声催起墙东月,圆澈堪参小乘禅。

             六月十三夜步月江千感事〔正值鸦片战争〕
缓步聊随月,临江暑气消。光生珠浦夜,凉送海门潮。
雅韵闻歌吹,遥情寄  寥。清辉谁与共,烟柳白萧萧。
近报边夷警,知谁胜算操。军威惩释甲,民气愤磨刀。
古自羁縻善,今将战伐劳。天空河汉迥,翘望首频搔。

孔继芬 孔子六十九代孙
养真草庐诗选
                         春  望
村村树色碧浮烟,轻暖轻寒雾霭天。桑柘摇云新雨后,稻粱吹浪晚风前。
蛤声得意鸣无限,蝶影寻香舞自翩。闲煞农人共沽洒,茅檐醉倒话丰年。
                              
                   修族谱作
谱系东山远,家风总大儒。权将修史笔,撰出睦亲书。
昭穆常怀古,春秋孰赞予。宗公他日对,钤印耀璠璵。

                   南    园
花月南园夜,风流旧雨诗。桂兰环曲坞,泉石引清池。
巨浸亭台荡,狂飚榭阁移。后昆方振起,重筑构堂基。

孔广燮孔子七十代孙
官话讲义序
  古者,邻国相望,鸡狗之声相闻,其民老死不相往来;各率其语言,安其俗而乐其业。无所谓官音也。自中外交通五方杂处。由大地而观,不特彼国与此国言语不通,即彼省与此省言语亦不通;何由达其志,而通其欲。故迩来学英语者日益众,然英语通于外国,国语达于中邦。由本而末,即近而远,是则国语一科,无论为士、为农、为工、为商均宜讲求者也。仆生长于湘,壮游剑南,复游岭右。旋粤后,每以不通官音为吾粤虑,焦虑万分。欲国语普及于吾粤,又苦于无教授之善法;遂入粤垣师范国语研究所研究法门。毕业以来不忖愚昧,历学堂担任国语科学。深冀吾粤人人之晓通官音耳。去岁之秋,又值粤省自治研究所聘当国语教席。逐日另编讲义以便教授。原夫国语名曰官音,为各省语言标准;然就省言语而论,有与官音相近六七者,四五者,二三者,惟粤闽为最不相近。仆粤人也,以齐人而传楚语,未免陨越之虞;仅就平日所习闻者表而出之,研究所诸同学称便不已。毕业后,另设官话讲习所专力讲。爰将讲义编次成帙,以便披览。伏望世之君子有以订正焉,幸矣。               宣统二年南海罗格孔赞廷序于广东公立官话讲习所
孔广汉孔子七十代孙
养真草庐诗集序
孔广陶孔子七十代孙
北堂书抄序
泰山石刻
孔昭仁 孔子七十一代孙
同治癸酉科乡试硃卷
孔昭萊孔子七十一代孙
顺天乡试硃卷
孔昭度孔子七十一代孙
重修花县志序
  余莅事暇,辄游菊花山、伏虎石诸胜迹。喟然曰:“佳哉,兹城郁郁葱葱,宜代有贤豪矣。”后阅原县志,见其开县迟,而成志速。乾、嘉、道、咸时,骆、宋诸人杰出,而载籍篾如,诚为憾事;爰倡而重修之。有谒于余者曰:“先生休矣,昔档案犹存,事实其在。然而开县后,自雍、乾、嘉、道、咸事迹缺,如至乱后,兵燹所遭,卷籍悉毁。及咸、同、光、宣数朝案卷稍积 ;近时则县署空存,焚毁净尽,前时只字俱泯没矣。故今言修志,则档案无存也,修纂乏人也,公款匮竭也,县中书籍亦少民间捐输,莫应也。数者缺乏,难乎不难?”余曰:“不然,档册虽焚,而老成尚在,宪典未亡也。公款虽空,而殷富不少也。县中书籍虽缺,而省垣咫尺可到也。民间捐输虽悭,而省港外洋好义诸君尚多也。子毋言,余将开幕于省垣,以召集之,爰躬诣利总纂以要其允,选派诸分纂以助其力。至于财政,任汤海山君以专理之。复派专员以收掌文稿。每月会议一次,诸人除收掌外薪水,半当义务。”于是即日进行,而事集矣,余去后无继者,而诸分纂员仍搜集故事不歇。今马、符两县长踵而成之,求序于余,余曰:“韩文公云:莫为之前虽美不彰,莫为之后虽盛不传。斯志也得编纂诸人毅力以完之,固邑人之幸,亦余之大幸也夫。”
民国十三年十月南海孔昭度序。
养真草庐诗集序
  《养真草庐遗诗》二卷,伯祖藻生晚年吟哦所得,手自删录者也。伯祖之生平及其品格既略见于诗集间,亦稍详于先叔紫涵公所述传。昭度后生迟暮,复何敢赘言至讥词费唯仍别有枨触于心者。追忆藻生公捐馆时,先叔紫涵公尚童稚飘零书剑子乏克家当时等身著作插架图书或供△薪或以覆瓮百城异宝百弗一存。迨先叔少成嗜学勤苦弗,辍渐乃罗剔堆中故纸,寻绎断简残编,卒获此遗诗两卷;叮咛校勘珍重裱藏,意欲扬先德而诏后起也,殊料先叔年方强仕溘然长逝;时昭度△逾童年末专执业仅识之。无越数年则又致身戎事,负笈东瀛,前后计逾十稔;斯时每念及数世所储藏之文稿图籍△朽散佚在在可虑时切烦忧。及归速牡发箧检视则旧存卷册,果十去其九矣;差幸此遗诗二茎岿然尚存,是殆鬼神呵护所留耶,抑藻生公毕生之恬淡精神所永驻,故不△不朽耶;抑昭度闻之太史公作史自谓藏之名山传诸其人郑所南先生铁函心史沈诸△井间世始出卒使其真意风行天下岂文字之存亡出没是亦有气数于其间耶。昭度因虑斯卷之易遗没,而无以继先志也。用易以活版装钉多本,以永流传此物此志;聊尽寸心云耳。民国元年壬子三秋又侄孙昭度敬跋。
再跋
《养真草庐诗集》昭度于民国元年曾以活版印刷百余部,随手分赠知友,已无一存。尔时出版含仓卒△校弗审舛识实多深以为憾。其后屡思续印,连年戎马抢攘;昭度亦于役四方启处不遑。忽忽六年矣,戊午冬携原稿谒何屏山师请求删订,师欣然允任并谆谆嘱使锓版;复蒙世丈刘君梓馨悉心改订其年月更易其编次,且认为于罗格围地方历史上可备参考云;昭度得此赞助,曷敢不兢业从事耶。今幸△校既毕,行将付梓,谨志其再版之缘起如右。民国八年已未重阳日昭度跋于花峰衙斋。

孔昭晟孔子七十一代孙
护法时期我参与非常国会活动的回忆〔刊于广东文史〕
我在非常国会提出查办魏邦平案〔广东文史〕
     一九一九年北京“五四”运动以后,广州各校学生群起响应,号召各商店不卖日货,并派人四出检查。为警察干涉,用枪托打伤学生多人,竟有因伤而损命者。
    一日,余在广州木排头粤籍议员俱乐部小坐。马小进出其新作见示,开篇即有八千女鬼摧残五百生徒等句。余笑谓曰:“国家大事一至于此,你还以游戏文章出之,何其洒脱乃尔。”适林伯和怒气冲冲而入,曰:“魏丽堂〔即魏邦平,当时任省会警察厅厅长〕真疯了,昨日学生们检查劣货〔日货〕,伊派出武装警察干涉,居然兽性大发,用枪托将手无寸铁之学生打伤多人,目下都送到九曜坊公立医院去了。”余曰:“我们何不前往慰问,以表我们的关怀。”林甚以为然,于是同往医院。入病室,见纵横铺设板床七张,学生十人聚眠。有一似曾相识之学生一见,即握余手而哭曰:“魏邦平的警察打得我们片体鳞伤,你要为我们报仇呀!”余曰:“你们为正义而受伤,亦是光荣。你们好好的养伤,俾得早日出院,还有许多事要你们做。此事无可报仇,然我亦不能置之度外,当尽我之职责,有所表示。”言罢而出,返寓所后,即嘱余之助手起草提出查办魏邦平案,与林伯和斟酌字句后,即送各议员副署,交秘书厅印发入议事日程;并用书面抄送《羊城日报》。唯该报摄于魏势,不敢登载。此案提出后无甚讨论,即予通过。两星期后,见魏邦平之辩白书洋洋数千言,在《羊城日报》登出了。
   对此提案,非亲笔所书,又无存稿。迩来记忆力衰退,虽努力思索,亦仅得此而已。其锗漏之处,在所难免。望知其事者予以补充,以供研究史料者参考。
                   一九六六年五月十七日稿
清末民初广东盐务鳞爪
孔昭鉴孔子七十一代孙      
敕授修职郎候选县丞例贡生六十九世圣裔考继杨府君 妣罗太孺人合墓地券
国子监太学生七十世圣裔泽霖府君墓地券
卷四、艺文
唐.杜甫
【送孔巢父谢病归游江东兼呈李白】
巢父掉头不肯住,东将入海随烟雾。诗卷长流天地间,钓竿欲拂珊瑚树。
深山大泽龙蛇远,春寒野阴风景暮。蓬莱织女回云车,指点虚无引归路。
自是君身有仙骨,世人那得知其故?惜君只欲苦死留,富贵何如草头露?
蔡侯静者意有馀,清夜置酒临前除。罢琴惆怅月照席,几岁寄我空中书?
南寻禹穴见李白,道甫问讯今何如?
唐.李白
【送韩准、裴政、孔巢父还山】
猎客张兔罝,不能挂龙虎。所以青云人,高歌在岩户。
韩生信英彦,裴子含清真。孔侯复秀出,俱与云霞亲。
峻节凌远松,同衾卧盘石。斧冰嗽寒泉,三子同二屐。
时时或乘兴,往往云无心。出山揖牧伯,长啸轻衣簪。
昨宵梦里还,云弄竹溪月。今晨鲁东门,帐饮与君别。
雪崖滑去马,萝径迷归人。相思若烟草,历乱无冬春。
唐.刘长卿
【送孔巢父赴河南军】

江城相送阻烟波,况复新秋一雁过。闻道全师征北虏,更言诸将会南河。                  边心杳杳乡人绝,塞草青青战马多。共许陈琳工奏记,知君名宦未蹉跎。
唐.张籍
  【赠孔尚书】
能将直道历荣班,事著元和实录间。三表自陈辞北阙,一家相送入南山。                  买来侍女教人嫁,赐得朝衣在箧闲。宅近青山高静处,时归林下暂开关。
唐.朱庆馀
  【孔尚书致仕因而有寄赠】
高人心易足,三表乞身闲。与世长疏索,唯僧得往还。
直声留阙下,生事在林间。时复逢清景,乘车看远山。
唐.白居易
【哭孔戡 】
洛阳谁不死,戡死闻长安。我是知戡者,闻之涕泫然。戡佐山东军,非义不可干。指衣向西业,其道直如弦。从事得如此,人们以为难。人言明明代,合置在朝端。或望居谏司,有事戡必言。或望居宪府,有邪戡必弹。惜哉两不谐,没齿为闲官。竟不得一日,謇謇立君前。形骸随众人,敛葬北邙山。平生刚肠内,直气归其间。贤者为生民,生死悬在天。谓天不爱人,胡为生其贤。谓天果爱民。胡为夺其年茫茫元化中,谁执如此权。
清.黄培芳诗
【读家苍崖《咏罗格六境诗》因怀孔二复之】
.陈 澧
岳雪楼鉴真法帖跋文
.叶衍兰
鸿爪别游日记序
 



7楼
嶺南派孔令廣頂上
8楼
各派各支要都能象岭南派这样,把自己支派的世系,分布情况,历史材料整理出来,供大家参阅,让全体族人了解咱们孔家的历史,那该多好啊?
9楼
没有详细介绍怀集的
10楼
我生在江西,很少的时候见家族长辈去过山东祭祖
待我懂事后却再也没见过了
不知我们是什么时候迁往江西的
11楼
振兴孔氏.以孔为荣!

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0469 seconds width 4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