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氏宗亲网
在线情况
楼主
  • 头像
  • 级别
    • 财富1
    • 积分211
    • 经验1902
    • 文章152
    • 注册2008-01-22
    快让我在精神家园里撒把野(转帖)
    2008年10月28日,孔子第77代嫡孙、[URL=http://culture.ifeng.com/special/yanshenggong/]末代衍圣公孔德成辞世[/URL]的那个下午,这里的大陆一片静悄悄。一个世界上最大的贵族无声无息的谢幕了。

    如果时光倒退87年,你或许无法想象,孔德成之父第76代“衍圣公”孔令贻的葬礼竟然如此隆重奢华。举国痛悼,如丧考妣,大总统徐世昌派代表亲往致祭,风云叱诧的段祺瑞、曹锟也都纷纷敬献挽联。

    至于老祖宗孔子的葬礼,已经无史可查了。可是,从来没有这样一位老人家,活了72岁,却影响了世界两千多年,而且将会继续影响下去。老人家离开了,他留给后世的无非三件遗物:

    第一件,[URL=http://culture.ifeng.com/special/yanshenggong/]显赫世家[/URL]。

    衍圣公自宋仁宗册封伊始,累沐皇恩,渐成大中华的道统王者。世代腾黄了890年,他们一边享受着皇族至高无上的礼遇,一边以谦谦君子形象维系着中国人“道德领袖”的身份,同时因着这怎么也洗不去的浓厚政治意味,遭遇多舛的命运变迁。

    近代,儒学与封建王朝一道被“革”了命去,有人欲挟“衍圣公”以德昭天下,也有人罢黜孔教、造出新的神来一统民智。然而不惟近代,早在北宋末年,对峙的南北政权就诞生了对峙的南北宗“衍圣公”。“衍圣公”这颗烙上“民心”的棋子,被政治家抢来夺去,得其者果真能得天下吗?自有后人评说。

    如今,孔氏一家散布台北、曲阜、衢州三地,各护其道,各安其命。一个是国民党政府的考试院长,一个是中央政府的政协副主席,一个是南孔最正宗的传人,曾在文革时弃儒从工做了矿工。三个孔氏人物的迥异故事结合复杂的政治背景,这出“三城记”虽不繁华但颇耐人寻味。

    第二件,[URL=http://culture.ifeng.com/special/yanshenggong/]“神鬼人”形象[/URL]。

    无论台北、曲阜、衢州,如今孔府上下,也许没一个人能明白他们的老祖宗生得怎样一副面孔,养得怎样一副脾气,说得怎样一口曲阜话。然而,能够看得分明的是孔子的种种身后事:

    那年月,他走上神坛,万民膜拜,普天之下,莫非子臣;

    那年月,他变成了鬼,谁不去践踏一脚,谁不去啐一口;

    直到这年月,从知识分子开始重新追问,他是谁?戴震说他有情,林语堂他有性,于丹说他是励志第一人,李零说他是无处安身立命的“丧家狗”……

    这个千面孔子升上天,倒下去,又再次爬起来,遵循着“成王败寇”的铁面规则。而孔子,始终是那个孔子,他在两千年前就是如此这般,两千年后仍是这般如此。

    第三件,[URL=http://culture.ifeng.com/special/yanshenggong/]中国人的精神家园[/URL]。

    供奉神也好,下作鬼也罢,孔子确实留下了一座精神家园,由王明阳、朱熹等守陵人精心建构成一个完整的体系。中国人在此生生不息两千多年,他们有信仰,有道德标准,有精神领袖。他们不断参照着修正自身,这个标准对,或是不对,毋庸考虑。

    我们当然相信历史是前进的。与时进化的中国人只需三两代,就能够轰轰烈烈的荒芜了儒学家园,就能与孔子隔离了千山万水。然而,这支迫不及待的队伍,却尚未前进到下一座精神家园,我们看不到信仰,看不到道德标准,看不到精神领袖。

    孔子的“仁者爱人”,要不要?孔子的“克己复礼”,要不要?

    这又是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当年孔子的焦虑,知识分子救世的迫切之心,如今体会起来更为深切。

    至此,请允许我以扪心的追问,来忧郁的结束此文:当末代衍圣公阖然而逝,一个万民膜拜的道统王国确实是“忽喇喇似大厦倾”。中国人的精神家园“昏惨惨似灯将近”吗?接下来,中国人该上哪儿去寻找自己的精神归路呢

    孔氏宗亲网感谢您的参与
    Powered by LeadBBS 9.2 licence.
    Page created in 0.0625 seconds with 8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