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解:“河西派”是指现在的哪个派系?

0楼
[QUOTE][B]下面引用由[U]新谱光盘[/U]发表的内容:[/B]

五凝近支令字辈(当时的中年人)留下的一个口述说法:“王夫人的死确有问题,系产后误服反药,大夫来时惊得一时下不来轿车”。至于后人根据自己推断和演绎就有了不同版本。客观的说孔德懋书中叙述的许多事应是府内传...[/QUOTE]
这句口述似乎也有可推敲之处-“大夫来时惊得一时下不来轿车”,正常逻辑应该是:大夫还没看到病人的症状怎么就会惊成这样子?如果是听了去请大夫的人口述病人的病情而没经过望闻问切即判断为“系产后误服反药”引起吃惊,那么这个医生的医术也太高明了,试想,这位去请大夫的人即便能如实描述病人的症状,如口吐白沫,浑身痉挛,应该当时就很吃惊,不必等到府里才惊得下不了轿车,如果是到府里亲自看到病人的症状后才对病因产生怀疑因此而吃惊,那就应该是“惊得临走时上不了轿车”。看来这也是一桩“谜案”了。
1楼
[P]1.请大夫都是下人去接,详细病情只有轿车进府后奔后宅才有管事的说明细节,所以来时不存在吓得上不了轿车。[/P][P]2.府内大夫是固定的且某类病症或病人多是某大夫连续负责诊治开方下药,当知道后果严重或有重大案情,自是怕承担责任或受到牵连吓得下不来轿车了。[/P][P]3.楼上推理说的是个无干系大夫,所以无论患者出现何种病情状况均不应被吓到。[/P][P]
[/P]
2楼
此说似乎应该这么推理才符合逻辑:1.下人应该不会到病床前亲眼看到病人的症状,只能按内府管事的紧急吩咐去请大夫,如果大夫在上车前从下人口中得知诸如“病人已经不行了”之类的信息,那就应该是在上车前就很吃惊,此点应该不成立。2.如果大夫上车前没有得到此类信息,路上也就不会再从下人口中得知,下人请大夫时不可能说半句留半句等到车上再说明真实情况,因为没有必要“诱骗”大夫出诊,此时,大夫心里应该是忐忑不安的心情,还不至于越想越怕,怕到车进府惊得不能下车的程度。3.车到内府门口,即使管事的迎在门口,大夫的第一反应应该是火速下车察看病人症状,然后边走便向管事的简单了解一下病情,不会坐在车内等管事的过来寒暄,除非一种巧合:车正好停在管事的人面前,下车前一刹那得到如雷轰顶的信息。
3楼
用现代的思维逻辑推断过去的事就必须知道过去的场景与流程,府内几十个下人分别有不同分工不是都能进内宅的,打发下人接大夫不一定跟下人细说病情症状或指令要过几道手才到执行人,只知“王夫人有急症速接某大夫来府”也合情理。大夫惊吓发生是知道和自己有干系或可能被卷入一起命案的推理也没有什么逻辑问题。你认为大夫在下轿前不可能有知道内情的可能吗?与轿随行、隔轿交流或下轿前通报都在情理中啊。刻意复现个符合现代逻辑的场景就可能失去了历史的真实。现在说的是王夫人是否正常死亡的存疑问题。
4楼
[P]本不想就这个问题再纠缠下去,我已经表示鸣金收兵了。[/P][P]1、讨论王夫人的死因本身已经超出了本主题的范围。[/P][P]2、我现在不是探讨王氏的死因,这个命案已死无定论,况且我也没有主体资格去主张追查死因的权利,即便有这个权利,也已经超出了“诉讼时效”的期限。[/P][P]3、这个事件的“历史真实”估计是任何人也不可能复原出来了!难道楼上掌握了真凭实据?[/P][P]4、我现在推敲的细节是:“王夫人的死确有问题,系产后误服反药,大夫来时惊得一时下不来轿车”,“系产后误服反药”这样的定论恐怕不是平常人能够出具的,到底这个结论出自大夫见到病人前还是见到病人后?大夫受惊吓应该是这个定论引起的吧![/P][P]5、就此打住![/P][P] [/P]

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0312 seconds width 5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