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氏宗亲网
在线情况
楼主
  • 头像
  • 总版主
  • 级别
    • 职务总执事
    • 财富1
    • 积分7367
    • 经验103783
    • 文章6291
    • 注册2003-09-18
    [转帖]儒门淡薄,而今如何收拾得住?
    作者:裴勇 http://vip.bokee.com/20061031187176.html


        因为参加星云大师在岳麓书院演讲活动的因缘,我来到了岳麓山。第一次置身于向往已久、名闻天下的千年学府——岳麓书院,我有一种朝圣的心情,一种与古圣先贤近距离接触的感觉。我独自漫步在书院的层层楼宇殿堂亭台之间,想起近年来的当代新儒家运动、国学热、读经运动以及最近的儒教重建运动,沸沸扬扬,莫衷一是,引发坊间网际之种种争辩,我思绪万千,感慨良多。“儒门淡薄,收拾不住,尽归释氏”。这话是宋朝人说的,在那个时候整个社会体制还是儒家的道德伦理和思想文化在政治和社会生活中占据统治地位。在这样的情况下,儒门都淡薄到收拾不住的地步,那么儒门淡薄到不能再淡、式微到不能再微的今天,又如何收拾得住呢?如果一定要收拾,怎么收拾才对呢?才符合实际呢?
       儒门淡薄是指什么呢?是儒家的思想、儒家的伦理道德规范、还是儒家的社会制度呢?还是儒门整个的淡泊呢?某种意义上说,儒门在孔子的年代就是淡薄的,孔子周游列国,推广自己的治国理念和自己推崇的周代礼乐制度,但颠沛流离,犹如丧家之犬,基本上没有被各国的君主接受。儒门不淡薄、儒门辉煌的时期,以孔子的评判来说是在周朝,“郁郁乎文哉,吾从周”,他终生都在说服各国君主建立和恢复周朝的礼制,这是在儒门的治国制度方面。但是我们不能不说,儒家作为思想在孔子时代并不是淡薄的,她是百家争鸣中很有影响的一个学派,很有活力、很有生命力。到了秦始皇统一中国,儒门淡薄的程度到了几近于被消灭的边缘,秦始皇焚书坑儒,儒门险些从思想到形体悉数被消灭掉。然而,儒家命不该绝,其命维新,儒家经典还是保存下来。
       此后,自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后,儒门不再淡薄,而成为中国思想文化、伦理道德、社会体制的主流和主体,光芒覆盖了各个学派。儒家成为官方哲学、成为国家宗教、成为伦理规范、成为治国之术。儒家成为一个无所不包的大系统。然而,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历史不能假设,也不能重新来过,我们不好下一个是非好坏的准确判断。但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一种思想学说和文化传统一旦成为官方哲学、经院哲学、官方意识形态,就会走向僵化。尽管在国家体制和社会制度上占据统治地位和绝对优势,但在思想和信仰方面却容易丧失活力和生命力。进而被其他专注于人们精神领域的有生命力的思想和信仰所取代和覆盖。自东汉永平年间,印度的佛教传入中国,形成中国人精神领域中一种新的思想和信仰资源。佛教思想与中国的儒家和道家思想结合,逐渐在三国两晋时期形成了新的学派——魏晋玄学,一时成为显学。南北朝时期中国社会处于分崩离析的分治状态,这一时期是佛教大发展时期,佛教思想逐渐成为主流思想,佛教信仰和实践不但受到官方支持,也同时向民间深入。隋唐时期,是佛教中国化的重要时期,佛教学派和宗派蔚为大观。尽管国家和社会的体制、基本的伦理规范仍然是儒家传统,但在精神信仰方面,佛教应该可以说占据了主流地位,佛教思想也在传播过程中吸收了中国传统的儒道思想,而易于为中国人所接受。此期,作为单纯的儒家思想应该是处于淡泊的状态。因此才有宋儒感叹“儒们淡泊,收拾不住,尽归释氏矣”。甚至感叹连“三代礼乐”都“尽在佛门了”。正因为此,儒家才不得不向佛教、特别是禅宗中去寻求新的思想资源,尽管宋儒认为是自家体贴出来的,但佛教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这就形成了新儒家(道学)的思想,被后人称为宋明理学。稍后,道教也吸收了佛教的一些思想和制度,形成了新道教(全真道)派别。可以说宋元以来,儒释道三者互相渗透、互相融合已经形成了,被称作三教合一。宋明理学的出现给儒门注入了一个强心针,使儒家思想进入了又一个春天,再度辉煌起来。然而不幸的是,宋明理学继两汉经学之后再度被立为官方哲学和意识形态,儒家思想再一次陷入僵化,禁锢国人思想几百年,与此同时,佛教、道教仍然在民间发展。宋明以来,儒门在社会体制上仍然居主导地位,但在思想方面,无论儒、释、道都不断从总体上走向了淡薄、式微和末流。到了19世纪和20世纪之交,中国封建王朝被推翻、资产阶级国家建立,儒门彻底地、真正的淡薄了,完全的一发不可收的收拾不住了。儒门似乎始终处于一种矛盾之中,儒家思想的地位要依托于儒家制度在国家社会中占绝对统治地位。而一旦儒家思想依托于儒家社会制度而成为官学或官方意识形态,就会变得僵化、教条而失去了自己的活力和生命力,其本身固有的价值便被遮蔽起来。当儒家制度在国家社会中大势已去的时候,儒家思想作为一种依附被摈弃也就难以阻挡,此时的人们已经无暇顾及去区分哪些是应该被抛弃的哪些应该予以保留。“孔家店”被无情的拆除了,“吃人的礼教”被大加挞伐。然而,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儒家思想不再依托于儒家制度反而为其预设了成为一种有价值的独立思想的可能。此后,胡适的“整理国故”以及东西文化论战、科玄论战等,都包含着发掘传统文化和儒家思想精华的意蕴。特别是在梁启超发表《欧游心影录》,人们看到了西方的问题之后,增强了客观对待传统和儒家思想的意识。民国的时代是一个思想多元的时代,也可以说是一个思想混乱的时代。但从另一个角度讲,又是一个思想活跃、学术发达的时代。然而当时的社会,救亡图存占据突出的地位,对传统文化、儒家思想的反思无法推进并深入下去。同时,由于“去古未远”,当时在普通民众中,儒家的思想观念和伦理道德作为一种思维惯性和心理积淀仍然在人际交往和行为方式上也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儒门的淡薄,还没有到随风飘散到无影无踪的地步。新中国成立以后,这个问题先是被悬置起来,后来又因为政治运动的需要而被放到台面上来,批林批孔、批周公等等。这一次,儒门真的收拾不住了。随着文化大革命、破四旧和新的造神运动,继儒家的国家社会制度被推翻后,其思想和精神也最终被彻底无情地摧毁了。当然,其他精神文化体系在新的造神运动中也同样未能幸免。随着改革开放时代的到来,通过整个国家的拨乱反正,新的思想解放,对传统文化的反思再次浮出台面,可以说是对五四以来对传统文化反思的再续。于是便涌现了一系列的重新审视传统文化和儒家思想的思潮,如当代新儒家运动、国学热、读经运动以及最近的儒教重建运动,还有随之而来的对新旧儒家的反动。
       在这些形形色色的思潮中,就当前而言,主要可以概括为三种态度:
      一、对儒家思想总体上进行否定。
      二、企图重新建立儒家(儒教)的统治地位。
      三、对儒家思想在客观的批判继承中加以扬弃,令其在时代的呼唤下焕发出新的生命。
       下面试对三种态度进行辨析:
       一、对儒家思想总体上进行否定。代表人物是黎鸣,其观点在以下文章题目中可见一斑:“儒学是中华国难历史之总根”,“儒家道统究竟给中国人带来了什么”,“继承孔子,终结儒学”,“为什么说儒学是中国最大的伪学”。尽管观点鲜明,有批判意识,但批判的深度和力度都没能超出五四时期的同类批判。而且在论述上凌乱,夹杂对古文经典表述的误读错解,很难支持其论点成立。有先生称之为民族文化虚无主义的新表现。
       二、企图重新建立儒家(儒教)的统治地位。代表人物是蒋庆。“关于重建中国儒教的构想”一文集中表达了他的观点。他的重建儒教分为上行路线和下行路线两条路。上行路线就是“儒化当代中国的政治秩序”,将儒家思想上升为国家意识形态,建立儒教宪政制度。同时建立新的科举制度和教育制度。用儒教经典取代各级党校和行政学院的意识形态课程,在国民教育体系中设立读经科。但从实际出发,这个上行路线既无可能也无必要。让中国的执政党放弃自己当前的意识形态根本没有可能,而且在多元宗教并存的社会里,在政教分离的现代原则下,任何宗教想在中国谋取统治地位可能都是妄想,此为当今中国时势所决定。同时,正如本文前述,一旦儒家思想成为官学和官方意识形态,从历史的经验看,是福是祸很难说清楚,也未必就是协统治者之力将儒教定为国教就能真正建立起道德秩序。中国是一个讲究上行下效传统的民族,如果这个上行路线取上行下效之意,大人先生们真正树立起道德权威,民众自然是仿效之,就是国家之幸了。道德规范很简单,并不需要建立多么繁复的框架,古今中外通行,只是形式有别,基本的不外乎五常、五戒、十戒,能做到就足矣了。现代社会的道德沦丧就是连这些基本的都做不到。因此,国教与否并不重要,关键要提倡,关键要垂范。再说下行路线。蒋庆的下行路线就是建立具有特权的“中国儒教协会”。在现代国家的宪法中一般都规定有结社的自由,只要条件成熟,符合规定,未来的什么时候成立一个协会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然而想要特权则很难。国家必须根据历史和现实国情协调平衡各方,你要特权,他也会要,怎么办呢?特权不太可能实现,大家还须靠心力物力去竞争为好。蒋庆举出英国圣公会、北欧诸国和希腊有享有特权的国教,但这些国家好像都是君主立宪国家,联合王国、挪威王国、瑞典王国、丹麦王国、希腊王国,有君主制的传统延续,有民主制的程序通过。美国这么民主强大的国家也不敢把基督教定为国教,尽管实际上基督教在美国有很高的地位。有先生称蒋庆观点是文化复古主义。
       三、对儒家思想在客观的批判继承中加以扬弃,令其在时代的呼唤下焕发出新的生命。
       也许首先就会有人说这叫折衷主义,这是中庸。其实,中庸这个词不是贬义,本身就是很好的词汇、很高的境界。中庸或可说就是适度、均衡,就是自然法则,就是道。道可道,非常道,道是因时势而变易调整的,又不离根本。说到这第三种态度,我想提三个人,陈寅恪、袁伟时、何怀宏,他们都主张要客观地诚敬地面对传统,对古人有一种同情的理解、对历史抱有温情和敬意。三人在年龄上成梯次,希望这样一种精神得以延续。袁伟时先生提出要告别醇儒,回归原儒,多出大儒。他在《儒学历史命运论纲》一文中指出:
       第一,回归“原儒”。原儒就是学在民间,不是也不应是某一政权的意识形态。原儒是学,是商,任侠,参政……广布人间,无所不适。原儒的唯一依靠是学术自信,以理服人,赢取众信。
      第二,告别“醇儒”。“醇儒”的世界是一元化的。现代文化是多元的。过去没有未来更不可能有儒学的一统天地。“醇儒”的文化心态通常是排他的。同一切学术流派一样,儒门有许多欠缺。多元的现代文化有公认的共同价值基础,例如:自由,法治,民主,人权……如果排拒这些来自异域的价值观念,必然又一次祸国殃民。“醇儒”的修身往往流于虚伪。人性复杂,“不为圣贤,就为禽兽”的说教是荒唐的。学的基础是理性,不是盲信。现代人应该“与人为善,取人为善”,广收博取,儒者亦不例外。同时,儒门雨露广被四方,释、道、耶信徒中不乏儒门智慧的现象必将更为常见。总之,封闭性的“醇”不足为训。博乃至杂才是儒学未来的存在。
       第三,多出大儒。在多元世界中儒学能否在海内外吸引愈来愈多的追随者?没有新的思想家就没有新的学术高度和思想震撼力。思想学术无国界。这些思想家应有能力在世界学术论坛中角力。关注儒学未来,首要的任务应为新时代的孔孟荀的不断涌现创造良好的社会文化氛围。
       何怀宏先生在《今人为什么还要视"尊孔"为洪水猛兽》一文中也说:“我不喜看到儒学过分的政治化、商业化、仪式化以至庸俗化,而认为儒学新生的主要希望是在民间,是出现越来越多真心实意、身体力行的信仰者,而与权力或市场结盟则反易损害自身。”但对自己的历史要有一种“足够的温情和敬意(钱穆先生语)”。
       我也同样认为,根据当前的情况,纵使我们不主张在当代“独尊儒术”,让儒学成为“王官学”,“国教”,但就现状而言,对待传统文化却需要更多的温情和敬意甚至关怀,以使其获得一种良性的恢复和再生。而首要的是绝不能再进行胡乱的谩骂与摧残。例如,有人因儒家实行等级制而否定之,对此,正如何怀宏指出:“如果说儒家主张的纲常是赞成等级制,那么,人类诸文明的大部分时间里其实都生活在公开的等级制下,而古代西方即便是在以民主著称的雅典,也还同时存在着奴隶制,并且是将妇女排除在公民之外,但是,我们并没有见西方人激烈地否定和批判古希腊,更别说成为一个百年不衰的运动,相反,西方进入近现代倒是以对古希腊的"文艺复兴"为标志的。世界上大概还没有一个民族像中国这样,在20世纪里如此激烈地否定自己的历史、否定自己的传统文化、否定自己的祖先。而在西方以外的后发国家中,像韩国、日本也都没有像中国这样激烈地反传统,而它们的现代化之路并不就比中国更坎坷。具体到人物,西方哲人并不因柏拉图主张等级制就否定或轻慢他的哲学,且多为其"注脚";今天的美国人也不因华盛顿、杰弗逊等也是奴隶主就不尊他们为"国父"。
       过犹不及,对儒家思想、对传统文化的另一种伤害是无限的将之拔高到至高无上的位置或赋予其太多的、甚至现代的功能。以前有一类新儒家认为儒学能有开出资本主义现代化的功能,其实是属无稽之谈,如果儒家本身能开出资本主义早就开出来了,为什么要等现代呢?现代的日本、韩国、新加坡难道是因为儒家思想开出的资本主义吗?还是因为他们引进了现代化的社会制度。但我认为,儒家也不会妨碍资本主义的发展,与现代化也有相容性,也可以为现代化提供伦理和精神支撑,能做到这一点已经足矣。
       袁伟时先生、何怀宏先生都认为儒门新生和希望在民间,我也同样认为儒门淡薄,要想收拾得住,也是在民间培养民族文化意识和伦理道德意识以及精神信仰意识,慢慢从理念到实践展开。因此,对于黎鸣者,不要再数典忘祖;对于蒋庆者,与其去建立国教官学,不如实实在在去教儿童读经,去教成人讲礼进德知荣辱。逐步通过民众中华传统文化底蕴地增强,提高道德水平,重建民族精神。
    谱名:孔祥东| 衢州派五支 子宣公后 |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xiangdong75    
    [url=http://weibo.com/u/1265953175?s=6uyXnP][img]http://service.t.sina.com.cn/widget/qmd/1265953175/00cb6534/1.png[/img][/url]
    在线情况
    2
    • 头像
    • 级别
      • 职务总执事
      • 声望+3
      • 财富5
      • 积分2351
      • 经验34120
      • 文章1965
      • 注册2004-04-12
      对儒家思想总体上进行否定。代表人物是黎鸣,其观点在以下文章题目中可见一斑:“儒学是中华国难历史之总根”,“儒家道统究竟给中国人带来了什么”,“继承孔子,终结儒学”,“为什么说儒学是中国最大的伪学”。

      、企图重新建立儒家(儒教)的统治地位。代表人物是蒋庆。“关于重建中国儒教的构想”一文集中表达了他的观点。他的重建儒教分为上行路线和下行路线两条路。上行路线就是“儒化当代中国的政治秩序”,将儒家思想上升为国家意识形态,建立儒教宪政制度。同时建立新的科举制度和教育制度。用儒教经典取代各级党校和行政学院的意识形态课程,在国民教育体系中设立读经科。蒋庆的下行路线就是建立具有特权的“中国儒教协会”。


      对儒家思想在客观的批判继承中加以扬弃,令其在时代的呼唤下焕发出新的生命。
      说到这第三种态度,我想提三个人,陈寅恪、袁伟时、何怀宏,他们都主张要客观地诚敬地面对传统,对古人有一种同情的理解、对历史抱有温情和敬意。三人在年龄上成梯次,希望这样一种精神得以延续。


      “儒门淡薄,收拾不住,尽归释氏”。
      因此,对于黎鸣者,不要再数典忘祖;对于蒋庆者,与其去建立国教官学,不如实实在在去教儿童读经,去教成人讲礼进德知荣辱。逐步通过民众中华传统文化底蕴地增强,提高道德水平,重建民族精神。


      裴勇是何许人也?
      读罢此文,使我对他的景仰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此乃真正清醒的大儒也!



      且芝兰生于深林,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败节。
      令字辈,平阳派二支(漆桥支)
      在线情况
      3
      • 头像
      • 总版主
      • 级别
        • 职务总执事
        • 财富1
        • 积分7367
        • 经验103783
        • 文章6291
        • 注册2003-09-18
        不知道,他的博客说他是北大硕士研究生.
        谱名:孔祥东| 衢州派五支 子宣公后 | 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xiangdong75    
        [url=http://weibo.com/u/1265953175?s=6uyXnP][img]http://service.t.sina.com.cn/widget/qmd/1265953175/00cb6534/1.png[/img][/url]
        在线情况
        4
        • 头像
        • 级别
          • 积分997
          • 经验10662
          • 文章886
          • 注册2006-03-27
          对儒家思想总体上进行否定。代表人物是黎鸣,其观点在以下文章题目中可见一斑:“儒学是中华国难历史之总根”,“儒家道统究竟给中国人带来了什么”,“继承孔子,终结儒学”,“为什么说儒学是中国最大的伪学”。

          这个人是狂人,无为之人!吃人粮不说人话之人!
          ●祝您:家和,安康,事顺!●我们诚实守信,经营天下●

          在线情况
          5
          • 头像
          • 级别
            • 职务执事
            • 财富1
            • 积分1799
            • 经验31902
            • 文章1270
            • 注册2005-11-22
            八十年代也有一股全盘否定儒家思想的思潮,说儒家思想叫人循规蹈矩,不思进取,思想僵化,不与时俱进等等。甚至说中国在近代落后,是因为儒家思想占统治地位。当时就有人反驳,说“亚洲四小龙”(韩国、新加坡、台湾地区、香港地区)都是儒家思想盛行的国家或地区,谁敢说他们落后,不发达?现在社会上就有想出名,不择手段地想出名的人,这位黎明,算是一个吧。
            已所不欲 ,勿施于人。

            浙江慈溪派安徽寿县支  兴实公后人。
            在线情况
            6
            • 头像
            • 级别
              • 积分138
              • 经验1293
              • 文章130
              • 注册2005-08-21
              什么叫乱弹琴?终于找到师父了。
              这就是正宗的乱弹琴。
              特别是他说的儒家思想僵化社会,等我有空了再给他看看历史上的儒学作用。不过,写了他也不会看的,他这个脑筋,只想着如何抄文章,肯定看不懂。
              宗圣74派,
              石洞田,桂北山村,儒学传家。
              我的地盘,听你的
              欢迎进入仙境空间:www.ls99.org
              在线情况
              7
              • 头像
              • 级别
                • 职务执事
                • 财富1
                • 积分774
                • 经验12711
                • 文章732
                • 注册2007-10-03
                儒生不学,怎懂儒学。
                新加坡孔后裔联谊会
                顾问
                Powered by LeadBBS 9.2 licence.
                Page created in 0.0620 seconds with 5 queries.